13 December 2013

11 December 2013

协助华小学生掌握国语 嘉阳进军国文教育漫画

嘉阳出版社正有计划地推出国文版漫画。制作团队从韩国、泰国漫画翻译开始,再进军本土国文漫画的制作。国文漫画的出版和推广,必定能够帮助华小生提升国文能力。
本社已在特选的学校进行国文漫画导读班,小读者们的反应热烈。本社谨此呼吁各校采用这些教育漫画,让华小生快快乐乐地学习国文!

漫画可以帮助儿童获取知识吗?我所认识的一位出版社社长认为,自从10年前“教育漫画”出现后,漫画不再是只供娱乐的读物。
大约10年前,嘉阳出版社旗下的嘉阳悦读天地出版了本土的华文漫画。这些漫画以华小为主要市场,后来被翻译成国文,让各族孩子阅读。
我对嘉阳正在制作的教育漫画很感兴趣。于是,2013年8月16日,我和嘉阳出版社的许育华社长见面和交流。

07 December 2013

吕寿聪细说创作12年的酸甜苦辣

开始创作《榴梿公主》
多年前,我辞去了广告美术员这份高薪厚职,转而投向报馆。在报馆,我任职漫画美术人员,薪水并不高。其实,我当初的梦想是创作青少年漫画, 但因为没有这方面的专业领域而转攻儿童漫画。
至于创作《榴梿公主》,是因为希望可以多画一些童话故事让我国的小朋友阅读。选择榴梿为标志,因为它是果中之王,十分有代表性,也容易被我国各民族接受。后来,我发现榴梿也有隐喻内在美的作用,这更能表达我创作的原意——宣导真、善、美。

06 December 2013

04 December 2013

方肯:儿童文学的真善美

一次,我参加了儿童短篇小说比赛。我抱着一份参与的心情,没有寄望得奖。我将小说交给我的外甥看。记得那是一个午后,我们在客厅席地而坐,手提电脑搁在沙发上。我安静地观察外甥看电脑屏幕上的字\那些来自我手写的故事,我一字一字敲进电脑里,如今哗啦哗啦地出现在他的眼前。外甥平静的脸起了变化,先是牵起嘴角,然后张嘴呵呵笑。他的视线紧紧锁在文字上,急切地追逐每个字之后的每个字,每个情节之后的每个情节。
我忽然想起外甥仍是婴儿时,那个宁静的夜晚。鹅黄的灯光下,我将他拥在怀里,站在我们现在身处的客厅里。我一边摇晃着身子,一边逗他笑,而他张开未长牙齿的嘴,眯着眼睛笑。这个情景已不复返。他的身高快赶上我,体重也比我重了。渐入青春期的他将换上低沉的嗓子,即使依旧唤着我“阿姨,阿姨”。
后来,我的那篇小说《作业不见了》得了优胜奖。不过,名次不重要了,因为我已知道我写了一个让人快乐的故事,而我曾目睹那朵笑容在我的面前绽放,像一朵获得阳光和水分滋养的花朵。排名和数字这回事,永远比不上我心里无以名状的幸福与满足感,那是无可限量的。


03 December 2013

当老师,一辈子都不言倦

林水檺执教40年,从中学、马来亚大学到拉曼大学,桃李满天下,栽培了不少华教生力军。2013年10月,林老师荣获沈慕羽教师奖,可谓实至名归。且让我们看一看林老师一路走来的经历和心得。


沈慕羽教师奖赞助人丹斯里李金友和马来西亚华校教师会总会主席王超群表扬林老师为华教做出的贡献。

问:林老师,请谈一谈您青少年时代的学习生涯。
我的老家是在玻璃市亚娄与十字港口之间的一个乡村\淡文都朗。由于离开市镇颇远,交通又不方便,因此我入读小学也比较迟。所幸当时还没有学龄的限制,我的小学同班同学也有不少和我同龄的,甚至比我大的也有。当时小学的功课没有今天的繁重,父母亲对我也相当放任,很少过问我在学校里的表现。我上课固然用心,下课后则常将书包一抛,乐得和朋友到野外去捉鱼打鸟。不过因为平时兴趣中文,而对数学也颇能领会,因此相当幸运地在班上表现还算不错,大姐因此说我有读书命。尽管只是“甘榜冠军”,小学毕业的时候,我一直非常尊敬的华运侨恩师似乎觉得孺子可教,便带我到槟城中学直接入读初中二。
初中三那年我已转到槟城尚德中学就读,年底考获马来亚联合邦教育部主办的初中会考文凭。当时自以家里经济不好,打算就此停学,申请进入师训学院,以便毕业出来之后成为合格教员。不过三个哥哥都鼓励我继续升学,因此我又回到尚德中学念书。念高中二那年杪,我考获政府主办的高中离校文凭,于是再度萌起申请师训学院之念。哥哥们此时虽未表示反对,然而更鼓励我升读高中三。
因为自己特别喜爱中国文学,高中毕业之后,我告诉哥哥想到台湾升学,选择进入中文系。他们也非常支持,我就申请进入国立台湾大学中文系就读。当时台大各院系不乏非常出色的名教授,他们都厚积博学,言谈有根。中文系系主任是台静农老师,系里也有不少名扬海内外而烁烁生辉的教授。在这些老师的讲授指导之下,同学们无不感到如鱼得水般之愉快。四年的大学课程也非常充实,大家收获良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