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July 2013

苏飞的随想


我从来没想过可以写小说。直到有一天,医生宣布我的生命即将抵达终点。
那几天我浑浑噩噩,无法思考。我躲在迷蒙的躯壳内,不让自己吐出关于悲伤的蛛丝马迹。
我去了一趟旅行。
我选择了高原。
茶园的绿茵沉淀了哀伤。稀薄的空气洗刷了愁云。
我高高在上俯仰世界,省视渺小的自己。
意外地,我在一个树洞内,发现了一封嘱名给我的信。
我展开粗糙的信纸,墨水迹黑了一大片。
黑迹的下方有一行字。
 “你留了什么给世界?”
我待了一夜。冷风吹醒了我的心。
在曙光初现的七彩天色中,我下了决定。
我动笔写下我的第一部小说。


以上的故事纯属虚构。
我相信虚幻的世界中藏匿了最真实的故事。
九把刀有一本小说好像叫《在赞比亚钓水鬼的男人》。
读完后我才发现那是虚幻的游记。我被骗了。
但那不是重点。
我想说的是,故事带出的情境、思绪,那才是我看这本书的重点。
小说原本就虚虚实实。
我喜欢从真实事件中着手去写小说。
从中再添琢想象,心随意念,画出一部令自己都想象不到的作品。
那是我写小说的乐趣。
如果问我,想写什么样的小说?
我会说,让人看了快乐并痛苦的。
不经痛苦的历练,就无法蜕变成蝶。
期望写出感动自己、他人,似虚幻却又最接近真实的故事。这是我给自己的一个小小使命。
祝福我吧。

转载自《嘉阳悦读客》2013年第5期

No comments: